敬業 創新 誠信 篤行
                    服務咨詢電話
                    15840455552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關于我們>新聞中心>行業新聞

                    詳情內容

                    DETAILS

                    服務咨詢電話
                    15840455552

                    從國家戰略高度重視國產工業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

                    發表時間::2022-08-11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科技攻關要堅持問題導向,奔著最緊急、最緊迫的問題去。要從國家急迫需要和長遠需求出發,在石油天然氣、基礎原材料、高端芯片、工業軟件、農作物種子、科學試驗用儀器設備、化學制劑等方面關鍵核心技術上全力攻堅?!?/span>

                      

                    工業軟件的產業特征分析

                      

                    工業軟件的概念范疇較為廣闊,一切應用于工業領域的軟件都屬于廣義工業軟件。工信部信軟司在與工業軟件產業發展有關文件中指出:工業軟件是指專用于或主要用于工業領域,為提高工業企業研發、制造、生產管理水平和工業裝備性能的軟件。根據用途和表現形式,工業軟件一般分為研發設計類軟件、信息管理類軟件、生產控制類軟件和嵌入式工業軟件四類(賽迪顧問,2019),每類工業軟件均有其代表產品和企業。研發設計類軟件主要用于提高企業產業設計和研發的工作效率, 代表產品有CAD、CAE、PLM等,代表企業有達索系統、Autodesk、中望軟件等;信息管理類軟件主要用于提高企業管理水平和資源利用效率,代表產品有ERP、CRM、SCM等,代表企業有SAP、Oracle、Saleforce、用友網絡、金蝶國際等;生產控制類軟件主要應用于提高制造過程的管控水平、改善生產設備的效率和利用率,代表產品有MES、APS等,代表企業有西門子、GE、寶信軟件、中控技術、鼎捷軟件等。


                      

                    (一)從技術創新特征看,工業軟件技術應用專用性強,多學科融合、投入巨大

                      

                    從技術應用的專用性看,辦公軟件、商業軟件、移動互聯網軟件等通用軟件基本上不受專業、應用領域和行業的差異,而工業軟件則與其應用領域、場景的專業知識關系密切,具有很強的專用性,例如塑料成型工藝有注射成型(廚房用品、電器設備外殼、玩具與游戲等)、擠塑成型(管材、薄膜、棒材、單絲以及其他異型材)、滾塑成型(搬運箱、翻斗車皮、帆船船體、衣用模特、工業貯槽和貯罐等);印刷行業則存在柔版、凹版、膠版工藝上的差異,并在材料、速度、印刷幅面等方面形成進一步的差異。從研發投入所需要的資金看,工業生產過程需要基于材料、加工流程以及被加工產品的規格、尺寸等進行工藝上的匹配,工業軟件需要針對這種變化進行無數次的組合,進而尋找出最優的匹配方法。而要實現工業軟件的高成熟度和高效率,則研發過程中必須要通過大量的試錯性投入,全球知名的CAE廠商ANSY每年的研發投入在5億美元左右。圖1給出了基于中國上市公司數據工業軟件行業與信息傳輸、軟件與信息服務業研發投入數據,可以發現本世紀以來我國的信息傳輸、軟件與信息服務業研發強度大幅提升,但工業軟件行業的研發強度明顯高于信息傳輸、軟件與信息服務業的整體水平。從研發投入所需要的知識復雜度看,工業軟件具有多學科融合特征,工業軟件將工業生產現場中的工程數據積累成有價值的信息,并將其轉化為知識,然后轉化為數學模型,之后,通過建模仿真過程生成為控制軟件,再經過不斷的測試和驗證,最終形成可復用的平臺架構和軟件功能,這一過程需要集成、應用多個學科的知識和研究方法。


                      

                    (二)從行業進入壁壘看,工業軟件呈現運行成本壁壘高、項目經驗壁壘高、品牌壁壘高“三高” 并存

                      

                    從項目經驗壁壘看,工業軟件尤其是生產控制類軟件,需要梳理客戶需求后形成滿足客戶需求管理模式的實施方案,最終通過軟件系統進行配置并培訓上線,這都需要協同管理軟件廠商具有長期的經驗積累和大量客戶實踐中的總結提煉。新進入者通常項目經驗積累不足,在理解和把握用戶核心需求方面的能力欠缺,難以從業務流程、知識共享、信息聚合推送等價值環節入手,進而通過信息化手段來提高客戶管理和運營效率,導致產品應用效果不理想。從運營壁壘看,由于不同行業生產工藝復雜且差異較大,對于規模較大的大中型客戶提供快速響應并提供現場技術服務,這就需要軟件廠商建立具有一定覆蓋率的服務網點;對于小型客戶,廠商需要建立針對標準化產品的渠道經銷服務體系和多層次分布式運營體系,這些都需要大量資金、人力和經驗積累方能完成。從品牌壁壘看,主流工業軟件廠商軟件平臺完整、行業解決方案細分度高,品牌形象好,新進入者由于缺乏成功案例、知名度不高,很難在高端市場競爭中勝出。

                      

                    (三)從標準與兼容性看,工業軟件數據標準統一,兼容性要求高

                      

                    以工業設計軟件為例,不同原始設備制造商、供應商、合同制造商以及其他合作伙伴之間有大量的數據需要處理,代表性的如CAD 數據交換和互操作性。CAD數據交換是指將數據從一種CAD系統轉換成另外一種CAD文件格式的軟件技術及方法,其中主要的問題包括幾何元素如網格、曲面以及實體造型之間的轉換,以及如屬性、元數據、裝配結構以及特征數據的轉換?;跇藴誓P秃蛯S媒涌谑悄壳傲餍械腃AD數據交換技術,其交換數據的效率和質量直接影響著CAD數據交換的狀況,進而也影響著產品的開發和生產效率。為了改善產品數據的交換和共享,國際標準化組織開發了龐大的STEP (standard exchange of product data model)標準,特別是美國波音、洛馬和歐洲空客、達索等領先企業和解決方案提供商共同組建的長期保存和檢索國際項目組(Long Term Archiving and Retrieval International Project Group)也是以STEP作為基礎(楊雙榮等,2010)。目前,各主要CAD廠商都在努力增強自身軟件的接口,但效果并不理想,每年由格式相互轉換造成的信息丟失和精度丟失都會導致高達數十億美元的損失。

                      

                    我國工業軟件產業發展所處的困境

                      

                    (一)在生產管理類軟件的低端市場和生產控制類軟件的細分行業具有一席之地,但研發設計類核心軟件市場份額明顯過低

                      

                    近年來,國內工業軟件市場保持快速增長,如嵌入式軟件、生產控制軟件、信息管理系統等在國內都已經得到了比較快速的發展。浪潮、用友、東軟占據信息管理類軟件市場前三位,占比分別為16.0%、11.4%、9.5%,國外廠商SAP、Orcale占比分別為7.6%、6.5%。華為是國內市場最大的嵌入式軟件制造商,占比達到33.5%,中興占比為10.6%,國內企業在嵌入式軟件上占據優勢。然而,核心工業軟件如仿真類軟件,國內企業目前仍有一定差距。研發設計類軟件目前以外資企業為主,PLM和CAD軟件占比最高,分別為29.7%和27.0%,達索系統占據最大市場份額19.05%,生產控制類軟件中MES和DCS軟件占比最高,分別為29.0%和23.1%,西門子是絕對的市場龍頭,占比超過23.7%,國寶信軟件憑借在鋼鐵行業龍頭地位,市場份額達到9.0%。生產管理類工業軟件中德國SAP與美國Orcale公司占有高端市場的90%以上,用友、金蝶等國內軟件企業只能占據中低端市場的80%左右。生產控制軟件領域主要被西門子、施耐德、GE、羅克韋爾等國外巨頭占據,寶信、石化盈科等在細分行業占有一席之地(王云侯,2018)。

                      

                    (二)核心工業軟件依賴于國外,面臨“卡脖子”的風險

                      

                    中國工業軟件被“卡脖子” 問題早有端倪,軍工領域的一些企業就曾被美國“授權合格最終用戶(VEU)”名單拒之門外,禁止購買一些細分行業的專用工業軟件。例如汽車電控細分領域的CAE專用軟件DSPACE在業內處于壟斷地位,但早在10年前已對中國軍工企業全面禁運;中國航天工業曾長期使用美國Analy TIcal Graphics公司開發的STK分析軟件,STK可以支持航天任務的全部過程,包括設計、測試、發射、運行和任務應用等,但美國政府從STK7.0版本就開始對中國實施禁運,目前最高版本是11.0 (周倩,2020)。2019年6月,根據美國商務部的要求,美國EDA軟件三大廠商暫停對華為的授權和更新,三大廠商壟斷了全球90%的市場份額,芯片設計公司和代工廠幾乎都必須跟三巨頭合作。2020年6月,美國軟件公司MathWorks按照美國政府要求,對被列入實體名單哈爾濱工業大學和哈爾濱工程大學終止MATLAB軟件(MATLAB軟件主要用于計算、可視化、數據分析等方面,如果對兩所大學持續施行禁用,那么署名單位為兩所大學的論文則不能出現任何基于MATLAB的數據圖表。雖然Octave、Python等開源產品可以替代MATLAB的數值計算部分,但其配套軟件Simulink的仿真模擬能力,則幾乎沒有替代產品)的相關授權。2021年4月15日,美國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個人主頁消息,其與議員邁克爾? 麥考爾(Michael McCaul)在致美國商務部長吉娜? 雷蒙多的信中,呼吁將設計芯片的電子設計自動化(EDA)軟件納入出口管制范圍。2021年6月8日,美國防部官方網站報道,國防部根據14017號行政命令發布《戰略和關鍵材料百日部門審查報告》。這份由國防部牽頭的報告及其建議已提交給總統拜登。報告指出,美國半導體設計生態系統強大,處于世界領先地位,但美國公司高度依賴向中國銷售以實現持續利潤增長和國內研發投資,保護美國在半導體制造和先進封裝供應鏈中的技術優勢,提出政府應針對關鍵半導體設備和技術實施出口管制,以解決某些供應鏈漏洞,政府當局也應努力與主要供應盟友及伙伴合作就有效的多邊管制進行協調,以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限制受關注國家的高級半導體能力。


                      

                    (三)海量關鍵工藝流程和工業技術數據的信息尚未得到有效整理、儲存,面臨著毀損、流失乃至被竊取的風險

                      

                    由工業生產過程的積累的關鍵技術、工藝、知識、數據等綜合而成的工業知識數據庫,是工業軟件最為底層、核心、重點的支撐,新中國成立以來甚至是近代工業化以來,中國工業發展過程中積累了海量的工業知識數據,由于這些數據散落于各個企業、技術人員,缺乏有效整理和存儲,隨著企業退出市場、技術人員流動逐漸耗散、流失。與此同時,在工業軟件過程中產生的大量數據,正在通過各種方式被國外軟件企業收集,一旦濫用將危害到信息安全和國防安全。2011年達索公司的Solidworks軟件被曝出存在泄露計算機信息的后門,而目前達索公司已與中國商飛、中船集團、中國航天科技、中國鐵建、中國建筑、中廣核、上汽、廣汽等國內上百家大型企業建立了合作關系,C919國產大飛機、武漢雷神山醫院、北京至雄安城際鐵路這些重大項目都有參與。

                      

                    (四)軟件業和制造業融合程度不高,總體發展水平滯后于企業的需求和應用水平

                      

                    一方面,純粹軟件企業產品范圍擴大或者轉移至工業軟件存在較大的難度,區別于普通網絡應用軟件,工業軟件是對工業技術和流程的程序化封裝,需要海量的技術數據和工業流程,一些軟件公司限于生存壓力,甚至將尚未經過嚴格測試的工業軟件部署到客戶現場,使客戶成為“試驗品”。長此以往,導致一些大中型工業企業對本土工業軟件缺乏信心。另一方面,國內大型制造企業對智能制造時代工業軟件的重要性認識不足,飛機、船舶、冶金、化工、生物醫藥、電子信息制造等重點制造領域長期以來習慣用國外工業軟件(倪光南,2019),一些國有企業下屬的專業信息化公司,大量代銷國外工業軟件,甚至故意打壓國產軟件,而小企業則普遍使用盜版國外工業軟件,導致要面向中小客戶的國內工業軟件生存空間被嚴重擠壓。

                      

                    (五)綜合集成應用程度不高,國內標準缺失

                      

                    國際工業軟件巨頭通常同時開發多個互相配套的軟件,如PLM將CAD、CAE以及產品數據管理PDM 等系統銜接一體,使企業能夠對產品從設計、研發到生產、報廢等全生命周期的設計及信息進行高效地應用、集成與管理,因此用戶將從同一家公司購買多個軟件,形成競爭的實際障礙。目前,國產工業軟件普遍還處于研發設計、過程工程等單一應用環節,鮮見貫穿全環節的綜合性集成應用,而不同廠商間工業軟件程序的兼容性存在較大問題,綜合集成效應尚未顯現。從行業標準看,國內工業軟件市場的事實標準均由國際工業軟件巨頭主導,由于巨頭企業標準不一,國內市場同時使用國外工業軟件時,不同廠商程序兼容性存在較大問題,大多數情況下只能主動與國外軟件互聯兼容,被迫遵守對方產品標準。

                      

                    導致工業軟件發展薄弱的體制機制原因分析

                      

                    (一)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工業軟件的戰略性長期關注不足

                      

                    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戰略性”所體現的經濟學性質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是產業所基于的主導技術的未來性和突破性;二是產業所面向的現實的和潛在的市場需求規模巨大。特征一決定了主導技術的投資具有長期性和不確定性,因而需要更加“耐心”的投資和更加多樣化的高強度學習和探索;特征二決定了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發展績效涉及到一國發展的深層次經濟利益(賀俊和呂鐵,2012)。因此,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選擇、培育很大程度是國家層面的博弈競爭,也就決定了不能僅按照當前體量的大小作為扶持培養優先序的選擇標準。從國家產業發展戰略看,國家發改委于2018年9月同科技部、工信部、財政部等有關部門發布的《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產品和服務指導目錄》中,“工業軟件”屬于第四級,“產品研發設計軟件”,也就是CAD、CAE等核心工業軟件,處于第五層,被淹沒在近4000項細分“重點”產品和服務中。中美經貿摩擦以來,我國對工業軟件的重視程度不斷提高,2021年2月1日,科技部發布《關于對“十四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首批18個重點專項2021年度項目申報指南征求意見的通知》,工業軟件首次入選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重點專項。此前,工業軟件從未入選過包括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等在內的國家最高科技計劃體系。

                      

                    (二)交叉管理,產業政策耐心度不夠

                      

                    從具體產業政策支持方式看,暴露出了相當多的問題:一是尚未有專門的工業軟件管理部門,工業軟件與國家發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等主管業務均有關聯,2011年以后,工業軟件被納入“兩化融合”信息化領域,由工信部分管,工信部主要通過兩化融合支持企業信息化的方式給予企業支持,由于重點支持制造業企業,工業軟件企業基本上得不到直接的財政支持(林雪萍,2018)。二是產業政策耐心度不夠,以往的軟件產業發展政策往往基于企業規模、資金實力、存續時間設定一定的門檻要求,即使2020年頒布的《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仍對企業的產品內容、存續時間設置了周期不一的稅收減免優惠政策,而對于地方政府來說,由于注意力的局限和風險厭惡傾向的原因,更傾向于選擇滿足資質要求、經濟實力雄厚且長期與本部門關系緊密的企業(封凱棟、姜子瑩,2018),對于規模偏小的軟件企業關注度不足。

                      

                    (三)基礎研發投入嚴重不足,研發支持力度亟待提高

                      

                    穩定可靠、界面友好是軟件實現工業應用的基本要求,而要達到這種要求則需要不斷試錯反復迭代,這就決定了工業軟件研發具有長周期的特征。從產業發展的實踐看,開發一款市場可接受的工業軟件通常需要三五年的時間,而從市場接受到拓展則可能需要10年左右的時間。由于在投向市場、開發成功前企業沒有任何現金收入,而又需要投入大量資金,因此企業面臨很強的資金約束。從企業融資渠道看,由于工業軟件研發周期過長,無法滿足風投的快速成長性指標,因此軟件企業不會成為風投公司的關注點。而從銀行的授信要求看,工業軟件公司的主要資產是代碼,在投入市場前來說并不具備質押價值,長期是否產生經濟效益也需要市場檢驗,授信風險較大。因此,通過財政資金支持是較為可行的方法。然而,與美國相比,我國對工業軟件的財政支持力度則相形見絀,以往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項目平均投入金額約在2000億元左右, 《“工業軟件”重點專項》共計17個指南任務,可能大概會獲得3.4億元左右的支持,反觀美國對工業軟件的支持力度則大得多。2017年6月,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推出為期5年、總投入15億美元的電子復興計劃,支持芯片技術的開發。其中,EDA軟件巨頭Cadence獲得第一批入圍扶持項目中的最高資助額2410萬美元,使用機器學習設計用于模擬、封裝和電路板的自動布局產生器,Synopsys公司獲得610萬美元的資金補助;Arm、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和高通公司共同開展一項耗資助額為1130萬美元、利用機器學習為數字芯片設計開放來源的自動布局產生器的計劃,明尼蘇達大學獲得530萬美元,用于設計類似的模擬電路工具(Merritt,2018)。

                      

                    (四)專業人才培養斷檔,校企聯合不夠緊密,互聯網行業虹吸效應明顯

                      

                    一般應用軟件研發主要是編寫代碼,如果軟件發生問題可以通過逐行運行代碼、調試,一直追溯到底層,大都可以快速找到原因并解決,因此一般應用軟件主要需要有活力的年輕人,這類人才數量較多;而工業軟件的主體是工業,需要具有行業經驗和軟件代碼開發能力的復合型開發工程師,成材率低、培養難度大,在國內非常稀缺。從人才培養看,高等院校計算力學等基礎課程主要講授國外知名軟件的使用操作,在工業軟件理論、算法、程序設計與實現等研發方面的能力逐漸弱化,甚至失去造血能力??蒲腥藛T的科研成果考核、科研項目結題驗收往往以論文是否被納入SCI數據庫為導向,大大限制了大學科研院所自主研發工業軟件的積極性。實際上,這對科研能力的要求遠不如自行研發軟件、通過國外知名軟件進行驗證。工業軟件是一個涉及眾多學科的綜合體,從前后處理到求解器全面開發,即使只開發結構分析方面的功能恐怕至少上百人的開發團隊才能勝任。目前,國內科研機構基本按照學科分類部署研究室、教研室、實驗室等基層研究單位,雖然一些研究單位也在不斷跨學科基層研究單位,但所跨學科數量遠低于工業軟件所涉及學科的數量。從人才需求看,工業軟件雖然是軟件行業中最難、最復雜的領域,但薪酬待遇不高,IT人才更傾向于人工智能、大數據等領域(馬曉澄等,2020)。另一方面,國外軟件企業加緊在華布局,也使得國內各企業間爭奪人才的現象更加激烈,許多國內企業依靠實施工業軟件項目培養出的工業軟件人才流失嚴重(蔣昕昊、張冠男,2016)。

                      

                    推進工業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的對策建議

                      

                    (一)加強頂層設計,成立高級別統籌管理機構

                      

                    從國家戰略高度重視國產工業軟件,提高其在戰略性新興產業政策扶持中的優先排序。建議將國家發展改革委作為工業軟件業的牽頭主管部門,加快制定相關扶持政策,建立核心技術發展保障制度;建議由國家發改委牽頭,成立國家工業軟件創新戰略發展委員會,其主要職責是為國家產業技術創新提供科學咨詢和建議。具體包括:第一,持續跟蹤研究工業軟件產業創新發展規律和特點,研究制定工業軟件產業創新發展戰略,研究提出國家工業軟件產業共性技術研發重點方向、政策措施和重大建議。第二,組織開展國家工業軟件產業技術創新體系建設評估,為改進和完善國家工業軟件產業共性技術創新支撐體系建設提供科學依據。國家工業軟件產業創新戰略發展委員會成員由政府相關部門代表、專家代表、企業家代表共同組成。除政府部門的委員代表采用派出方式產生外,其他委員代表可公開征募和選拔,實行任期責任制。同時,配備能力較強的辦事機構。

                      

                    (二)加強核心自主工業軟件研發,加快建立核心工業軟件備份系統

                      

                    工業軟件研發創新所具有的學科基礎性、成功概率高度不確定性和跨部門之間高協調性,決定了必然要更好發揮政府作用,要集中人力財力物力加快核心技術攻關,狠抓基礎技術攻關,充分發揮科研院所、企業等各方力量,提煉核心技術難點以及行業關鍵問題,組織實施核心自主工業軟件關鍵技術攻關工程,協同攻關。建議依托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社會科學基金等,加快建立工業知識數據庫,收集整理工業發展過程中存有的大量專家經驗、工藝流程和核心參數等,從源頭上為國產工業軟件研發提供數據支撐。由于核心自主工業軟件開發需要長期的工業經驗積累和團隊協作,短期內我們要加快建立核心工業軟件備份系統,系統梳理我國受制于人的核心自主工業軟件產品清單,建立世界范圍內關鍵產品備份表,逐步實現在底線思維下的最低保障。核心工業軟件備份系統建設作為一種補短板、強弱項的行為,要開展系統性研究和論證,選擇關鍵行業和關鍵領域。針對研發設計類、生產控制類工業軟件,要依托行業內龍頭企業,力爭做到重要產品和供應渠道至少有一個替代來源。進一步強化信息管理軟件特別是嵌入式軟件的優勢,拉長長板,拉緊國際產業鏈對我國工業軟件的依存關系,盡快形成對外方人為斷供的有力反制。

                      

                    (三)改進和優化產業政策, 強化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的工業軟件產業發展動力機制

                      

                    設立國家工業軟件產業投資基金,工業軟件涉及技術和學科領域的綜合交叉問題,要求上下游技術和產業的銜接、配套,形成系統的技術創新鏈,也需要跨學科、跨領域、跨技術活動階段的系統而持續的投入支持。為避免重復立項、浪費資源,充分發揮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建議將分散在政府不同部門的共性技術創新資源統一起來、優化配置,建議學習芯片支持模式,盡快成立國家層面的CAX類“國家工業軟件產業投資基金”,用于持續、穩定、集中地支持建立和發展國家工業軟件共性技術創新研究院及行業共性技術創新基地開展重大產業共性技術創新活動。要發揮財政科技投入“四兩撥千斤”的作用,提高產業界參與制訂國家工業軟件產業政策的參與程度。支持和鼓勵工業軟件企業參與政府支持的共性技術研發項目立項工作,提高企業在共性技術研發方面的發言權。改革科技計劃和項目的管理方式,建立合理的績效考評機制,減少科技經費浪費,提高項目經費的使用效率。進一步強化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的產業發展動力機制,工業軟件的優化和迭代提供需要巨量實踐經驗與隱性知識,可以說“用”是工業軟件之母。當前一些關鍵行業部門雖有國產軟件作為極端情況下的備份,但多數情況下并未真正使用。

                      

                    我們建議,要真正實現國有工業軟件從“買”到“用”的轉變,對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主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占據支配地位的國有企業,要率先推廣甚至是強制使用國產工業軟件,要加大民營企業使用國產工業軟件的激勵力度,在政府購買、項目申報、稅收優惠上予以傾斜。此外,國外工業軟件盜版在國內廣泛使用,很大程度是國外軟件廠商為消滅我國本土工業軟件的傾銷策略,因此要加大對工業軟件的知識產權保護,加大對侵權行為的懲治力度,提高國內企業使用國外盜版軟件的成本,倒逼國內企業使用成本相對更低的國內工業軟件。

                      

                    強化產學研結合,促進國內工業軟件龍頭企業、高校和科研機構聯合培養產業創新人才,聯合制定人才培養計劃,聯合招生,共同建設課程體系和教學內容,共同實施培養過程,構建和完善支撐工業軟件企業技術研發、安全咨詢、技術評測、成果轉化的公共服務體系改變單純考核論文發表的評價體系, 鼓勵科技人員投身工業軟件基礎科研,抓好完善評價制度等基礎改革,堅持質量、績效、貢獻為核心的評價導向,全面準確反映成果創新水平、轉化應用績效和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實際貢獻。對工業軟件企業的研發人才,要有針對性地降低社保企業繳費比例或者進行社保補貼,以降低企業的前期開發成本。

                    ?
                    ? 2020  遼寧騏跡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人妻出差跟黑人电影